许久不打台灯

家里有一盏满是灰尘的台灯。许久未用。它长得像个豌豆,不知是谦虚的弯腰还是执拗的不肯挺直腰板。这天晚上,我薅(hao,一声,东北话,揪的意思)起它的脖子摆在了桌上。

上一次打台灯是什么时候了,久远的似乎想不起来。自从进入了智能手机与平板的世界后似乎台灯已经告别了我的小世界。

读完了书的一篇,略微的亢奋。这种睡不着的时候起来读一读平时不碰的书籍,趁着这股“书劲儿”翻开本子一股脑的倾泻一些心理的所想所感,总感觉像是偷到了介于今天与明天临界点的那第25小时一般。

树上春树在提起写作的时候说道其实这个过程更像是听音乐,顺着身子的节奏,任他牵引你走,你只管在沿途逐个的找到来电的那个和音就对了。乍一听还有点像当年李白饮酒作诗,不过每个人应该都有过那个瞬间(即便你没饮酒),有种像是洪流般的东西说来就来,好比是他夺走了自己的语言,在你的脑海里用文字罗列出迟迟而来的“感悟”。正当你挣扎着想爬上岸捡起任何尖锐的东西来记录这即将溢出的“杰作”的时候,有如忘魂散发作,依稀的,你只记得这位高人一身白衣,至于他所传授的“御剑(笔)术”你只晓得一成。

呵呵好吧我承认这应该是我能写出来的最玄虚空幻婀娜多姿满篇比喻的一段文字了。

我爱写东西来着吗?除了一种无法推卸的略微羞愧的自我满足以外,我其实还真的不知道我是在写些什么,尤其是用中文的时候。这个博客的英文、日文版算是经营我平日作为一个开发人员的心得与心路历程以及人生感悟的地方,也就是日语里最近流行的“意識高”中青年。可至于这个无人问津的中文版,也许是为了弥补心中的某些空洞。

我是个平时不怎么说话的人,除非和真正意义上的好朋友否则除非话题十分对口,不然只是做个“分内”的工作 - “恩啊嘿好”。尤其是当与会者多于两个人的话,如果不触及一些底线,不至于我开口说“不”的话就基本把话柄交给他们两人。

但这并不代表我内心不是波澜壮阔,相反的对于环境的变化以及外界的刺激自己还是“蛮有想法”的。除了每天工作上的感触外,看的美剧也好读的书也好,总感觉活了30多年的一个好处就是,一段小小的对白、一行谦卑的引用就能boom的引爆一个思维炸弹。纸包不住火,这块小小不到180cm的肉体与骨骼包裹的肢体也是扛不住这种冲击,自然要寻求一个突破口来释放。既然你不愿意和周遭的人提及,剩下的选项也就是在这现代版的“油灯”下写出来以图个清静了。

曾经问过一个吃货朋友,你这么爱吃,去过这么多家店,吃完以后,你都做些什么?You know, 你会跟人具体的提及料理的味道,饭店的氛围,客人的神情等等吗?他说,不,他只是在他自己的Google Maps上存下店名以及自己的打分,多年下来他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食谱(map)”。即便发现了一家钟爱,也从不强硬的推荐(硬塞)给周围的人,你若问起,他便回答,就是这么简单。

也许我的版图,就是在这kinopyo.com的域名上,尽情的用黑字白布耍耍独孤一剑吧。至于能否修炼成独孤九剑,还要看我能否成功拜出没于我两眉间瞬息即逝的白衣大侠为师并努力做好笔记了。

2016年6月08日 随笔

Share on Twitter Share
Qihuan Piao

风七

笔名兼游戏内常用名"风七",标准宅男,长居东京。喜好有常、不善言谈,但在这个博客小窝里却是尽其能的大肆抒发阴晴圆缺。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
还有用英语日语写东西,有兴趣的话不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