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ertail

这是一部很耐人寻味的电影,戏中的沉默诉说了更多的故事。在放下酒杯,长舒一口气后,直让你感叹岁月的惆怅与无奈。

虎尾的海报。本海报作品的著作权属于电影的发行者(Netflix)、电影的出品方(Netflix)或者海报设计者

他本可以是个孝子。看到母亲过度的劳累,他发誓自己有朝一日要带她去美国过好日子。母亲调侃以后一笑而过,而他却没有放弃过这个承诺。他选择了高攀老板的女儿,放弃了红颜知己。到了美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劳动后,终于等到了可以把母亲接过来的那一天,可母亲却没有来。他是有能力实现自己的诺言了,却殊不知原来那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直到入土,他的母亲也没有离开台湾。

他本来热爱音乐。初到美国,刚一落脚,他放上自己最心爱的唱片回过头来问妻子会不会跳舞。可两人的世界大相径庭,他也只能耸耸肩抿着嘴,静静地坐下,没有勉强她。他因工作忙碌无暇陪顾她,特意买了个简陋的电子琴当礼物,可最终那也只是沦落成了积灰的摆设。两人的婚姻里残忍般的没有任何共通点。当妻子怀孕准备搬家时,他望着从台湾带过来的一张张唱片,沉默片刻后,对妻子说,扔了吧。

他并不是懂得体贴的人。岁月的摧残,循环的劳累,冰冷的家庭,未解的心结,造就了铁石心肠般的他。对妻子的梦想,他泼了冷水。对女儿的伤口,他撒了把盐。在婚姻崩盘的时候,他粗暴地再一次蹂躏了妻子那曾经娇柔稚嫩、如今伤痕累累的心房。也许种种的人生挫折,早已使他放弃了对家庭做出任何付出。我知道一个麻木拙笨的男人会是多么的可恶可憎,同时又是那么的可怜无助。

他也想照顾女儿。可在一个残缺的家庭中长大,组建着另一个残缺的家庭的他,就像是个情感文盲一样,不懂得如何去体贴体谅他人。那个曾经爱哭爱说话的少年,如今竟成了沉默寡言的老人,就像是干涸了的湖水,家人从他的眼神里无法看到任何感情的流淌。在女儿一个人收拾派对的残局的时候,他留了下来,默默地陪她一起洗碗。这就是他唯一的、仅有的表达父爱的手段了吧。

他也是性情中人。在与老相好久别重逢的时候,他神采飞扬、兴高采烈,嘻笑着说这次他付得起钱,他们再也不用吃完撒腿就跑了。可是她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拥抱,告别。她解了心结,欣慰的离去。而他则是默默地看着人家远去的背影,目睹自己封印多年的情感彻底地灰飞烟灭。

最后他带着女儿回到自己的老家–台湾虎尾。望着支离破碎的旧街道,他对女儿说:“这里以前有个酒吧,我和她常去那里跳舞。”
女儿用生硬的中文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酒吧的方向,望着那不可触及的往事,轻轻地吐出那两个字:“阿媛”。
说罢,他内心汹涌,痛哭流涕。他的青春从这里开始,也过早地在这里结束。“The worst part is", 亲手埋葬那段感情的人,正是他自己,而为此受伤的人,却不只是他一人。


我从他的人生里看到了太多熟悉的影子,有我父亲,有我,还有那数不清的一代代一个个笨拙痴情顽固石化的男人们。

第二天,这部电影的韵味依旧,于是我放起了S.H.E的《你曾是少年》。

“有些时候,你怀念从前日子”
“可天真离开时,你却没说一个字”

May 05, 2020 movi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Qihuan Piao

Qihuan Piao

(aka kinopyo) is Chinese based in Tokyo. Software writer. He shares stories inspired him in this blog. His infamous line - "I feel calm when I kill those monsters, or people (in game)" shocks his friends deeply.
He also writes in Japanese an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