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车开了,从Palo Alto开往旧金山

2016年9月19日

开头总是不知道该怎么起,总之,车开了,从Palo Alto开往旧金山。

公司的创始人在连续奋战了15年之后,为了给自己"充电",特意从日本大老远搬到了美国西海岸的Palo Alto。问他为何选择这个城市,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答案竟然是简单的一个词:天气。他说因为做Startup你9成以上的时间都是面对失败, 想从低谷里恢复是需要时间的,而在那个时期如果天天下雨,情况会变的非常糟糕,用他的原句就是"毁灭性打击"。"心情受天气影响,这是人类在所难免的本能",他说道。

于是乎,这次十多号人"飞奔"而来,经历了"死亡行军"式的集中开发后熬到了周日终于有了点自由的时间。想想也挺吓人的,每天相处15、16个小时,远比与家人小孩恋人等的时间要多的多。如果非被叫成工作狂的话,恐怕很难辨驳。

来了以后一共叫过两次Uber,司机都不是纯的美国人。什么是纯的美国人,这要是被吐槽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暂且以"美剧里出现的那些人"作为标尺,一次是阿拉伯裔,一次是亚裔,应该没问题吧,称他们为非纯的美国人。尤其是第一次从机场叫Uber的时候,司机的英语我是实在听不懂,本来口音就重,再加上是隔着电话,实在是难以沟通。

题外话,有的时候我为英语母语的人感到悲哀,试想一下,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学说中文,得有多少口音和方言诞生?可能每每听到那些走了音或跑了调的中文的时候心中就会作痛,"我们的中文可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啊。。。"。呵,杞人忧天了吧。

走在街上听着这些纯的美国口音,大感完全和工作时候的英语不一样。已经用英语工作两年半多了吧,和公司里来自世界各地的老外们交流也没什么问题,自信心小小的膨胀了一下,来了以后才知道全世界人说的英语和美国人说的英语有多么的不同。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分贝。这个和国人饱受他国指点的"大嗓门"又不一样,酒吧就不用提了,即便是你走过一家餐厅或者仅仅是路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那种分贝仿佛就像是把你带进了他们的世界。前一秒你还是走在繁杂的街道,下一秒当你掠过店门口的时候,就像是当年的游戏里场景切换了一样,刹那间店里的BGM就轰然而出席卷你猝不及防的两个小耳朵,然后下一秒当你跨出那个范围的时候,又切换回了刚才的繁杂街道的音轨上。以前玩Watch Dog的时候也是走在美国街头,擦肩而过时NPC的对话听的十分清楚,原来实景也是如此。

我的boss本来是英国人后来去了美国住了几年后,不但丢了英国口音而且美音也没吸收进来,变成了一个类似"无政府主义"的口音,实在是有些遗憾。其他同事也都是出身不同,所以整体来说大家的英语都是比较"平"的。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中文只用拼音的"一声"交流一样,少了那些个抑扬顿挫。来到这里开始领教"技能全开"的口音,感觉真是饱含了太多的情感色彩在里面。同样的语言,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大学的时候班里同学提起过,韩语听起来像是跳舞一样,如今我看英语也是同样的感受。兴奋,雀跃,无聊,炫耀,疑惑,逃避,不同的感情色彩都从他们的语言与肢体语言里得到了释放,不管宿主是有意或无意。

车到站了,旧金山,好多名胜景点就下次的时候再说吧,这次只在Google里搜索里一些书店,看看我能否淘到一些魔兽或星际的小说。


Qihuan Piao

风七

笔名兼游戏内常用名"风七",标准宅男,长居东京。喜好有常、不善言谈,但在这个博客小窝里却是尽其能的大肆抒发阴晴圆缺。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