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hape of Water(水形物语)

The Shape of Water

五颗星。如果我是学电影的,我可能会把这一部当作王道的教科书来剖析学习。该有的都有了,幽默、严肃、低迷、转折、高潮、人物。十分的精炼,有机会的话真想知道剧本一共改写了多少次才能把所有的元素都拼凑的如此巧妙。

注:以下含剧透

历史年代选择了美苏冷战时期,在那个空气干燥,弹一下火柴盒都可能燃爆一个屋子的紧张年代下,两国都或是明目张胆、或是小心谨慎的试图压倒对方、一家独大。故事就发生在美国的这么一个秘密“实验室”里。一个拥有神奇魔力的海洋生物,一个外表安静内心激昂的哑巴清洁工,一个高傲自大的白人反派,一个爱国者兼科学家的间谍,一个帮你打卡签到的死党,一个晚年危机的老画家室友。这些人在这场冷战的漩涡里或是主动或是被迫的扮演了自己的角色。登场的人物正正好好、不多不少,每个人都起到了推动剧情的作用,同时又有足够的深度来品味这些“小人物”们的悲伤离合。

无疑女主以及其他“正面”角色都很出彩,尤其是那句“He does not know, what I lack… Or - how - I am incomplete”,直插心脏,我也跟着一起全程为他们加油鼓劲,想给那个白人反派一巴掌,但后来通过一些绝不算不多的镜头,我却对他身后的故事,什么导致他成了今天这样子颇感兴趣。

这个白人在所里是嚣张跋扈,就像对号入座一样一上来就说足了各种种族歧视的话语,让人一下子就知道这个是十足的“坏蛋”。他都做了什么?

  • 毒打海洋之神就不用多提了
  • 色诱女主:“你虽然是个哑巴,但是你还是会“出声”对吧?我真想试试看你出什么声“
  • 对俄罗斯的科学家态度嚣张,用“进门要敲门”的policy就是反复整你,目中无人
  • 有一段戏里他们谈到God长什么样。“可能就像我这个样,甚至也可能像你,但应该就是我这样” (看完以后过了太久,这些段子有可能有出入,请多见谅)

就是这么一个你可以恨到骨子里的人,通过他在家里的一段戏以及后来和上级领导的对话,突然就给你另一个角度来审视眼前的这个人。也不知他是可悲、可怜、还是可恨。

看了电影以后特意去找了这个演员Michael Shannon的采访。他提到,他所扮演的这个反派也许就是60年代的美国男人追求的样板:从车子到房子到老婆孩子,一切都追求完美,争强好胜,那种追求带来了物质的回报同时也带来了焦虑。这种人使得美国强大,也使得美国骇人(”makes America great and terrible”)。想要维持那种完美主义,也要为之付出相应的代价。

Machael透露,导演交代给他了这个角色的背景故事,那没有被镜头所拍到的地方:可能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经历了一些严重的打击,导致他对一切都寻求“绝对控制”,绝不要再经历这种噩梦,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电影里的一幕他下班回家,坐下来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远方,只是简单的回应老婆孩子的琐碎的谈话,甚至连做爱时也让要求他老婆不许出声。即便是下了班,你捏看不到他得到那么一分的安宁,总是皱着眉头。也许到了那个境界(或者说是窘境),真正能满足他的只有权力和暴力了吧。

其他人物的故事也都很出彩,就不细细道来了。真的是足够震撼的一部好电影。


无差别列出一些印象深刻的场景和对话:

Strickland - 大反派
Elisa - 哑巴女主
Giles - 邻室老头

Strickland : [to himself in the mirror] You deliver. You deliver, that’s what you do, you deliver. Right? RIGHT?
Strickland : I do not fail. I deliver.

Strickland : [to Elisa] What’d you say to me?
Elisa : [in sign language] F - U - C - K
Strickland : What is she saying?
Elisa : Y - O - U

Giles: [interpreting Elisa] When he looks at me, the way he looks at me… He does not know, what I lack… Or - how - I am incomplete. He sees me, for what I - am, as I am. He’s happy - to see me. Every time. Every day. Now, I can either save him… or let him die

Giles: We can do nothing! I’m sorry! But this, this, this is just - Oh God, it’s not even human. God!
[Elisa follows Giles into the hallway and hits the wall to get his attention]
Giles: What?
Elisa: [in sign language] If we / do nothing / neither are we.

(以下是靠自己记的,在IMDB也找不到…)
当俄罗斯科学家被命令毒杀海洋神,他据理力争:”We have so much to learn”
Boss回应:”No, we make sure the Americans do not learn.”

还有他和同胞的接头。开始嫌对暗号啰嗦,最后他说全了,却被同胞抛弃了。


另外这部电影,或者说是导演Guillermo del Toro一贯的拍摄手法是不用科幻片里常看到的绿色屏幕,所有的场景都是真实的,演两栖人的演员是穿着那来量身定做的“鱼皮”来实地拍摄。

2018年4月08日 movie


Qihuan Piao

风七

笔名兼游戏内常用名"风七",标准宅男,长居东京。喜好有常、不善言谈,但在这个博客小窝里却是尽其能的大肆抒发阴晴圆缺。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
还有用英语日语写东西,有兴趣的话不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