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球崛起3(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观后感

猩球崛起3 War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追到第三部了。
在出差的飞机上正好有上映,两次都忍住那小屏幕的诱惑,特意“大手笔”的在休息日的早上九点(还是冒着大雨)赶到影院,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第三部的世界里。

平时嘈杂的大商场今早却是一片寂静。通往三楼的电梯都还被围栏封锁着,零零散散有几个人俯首坐在舒软的沙发椅上,那情形像极了当年高中生的我们熬夜打了一晚游戏,第二天颓废潦倒的样子。

进了三号厅,放下行李,把今世俗世的种种思绪抛之脑后,与银屏里的士兵一起踮着脚跨进了Apes的丛林里。

有了前两部片子的铺垫,这次没有笔墨那种人类对峙Apes的决战场面,影片转而侧重描写了Caesar的内心世界。向往和平、但求独立的信念如何被人类的杀戮与同类的背叛一点点的击溃。被复仇溢满了的情绪如何宣泄,与旧日仇敌之间那清晰明了的分界线也开始变的模糊。谁是谁非,越来越难以定夺。

作为整个Apes的领袖,他的地位毋庸置疑,“人人”对他俯首屈膝。当他孤胆英雄独闯虎穴,欲为家人报仇雪恨的时候,那位上校一针见血的戳中了他的软穴:你现在杀了我一个人,我的手下会善罢甘休吗?关在笼子里的你那些族人又会捞到什么下场?私仇与大义、纤细与勇猛,双刃剑永远伴随着Caesar。

那个世界里有种不知名的疾病在蔓延。染病的人类失去了语言,失去了智慧而轮化为Primitive的生物:低等、原始。而雪上加霜的是,这种“天灾”却是对Apes的福音,仿佛上天把人类的语言与智慧拖拽到了Apes那一边,仿佛后者从人类手中“掠夺”走了智慧的结晶一样。

不知是因为失去了语言能力所以变为原始,还是那病毒本身就可以把人类逼到绝路。那上校临终前的痛苦的眼神,无论他想诉说什么,张开嘴巴,发出来的也只是些沙哑空洞的“声音”,仅此而已了。

这段让我联想起了Arrival,也是间接讲述语言学与智慧的关联。人类的思想通过语言来表达、扩散,同时思维模式也受制于语言的特征。常听说,学习外语会给你另一双眼睛来看这个世界。近视、远视;俯瞰、仰卧。包括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是,所有的这些只言片语先是在内心里形成,咀嚼、筛选、封装过后才会出现在如今读着文章的你的眼睛里、大脑里。若是这种能力突然被周边的“低等生物”抽走了,即便它们是无害的,这种反差也许就会像是片中的上校一样,被转化为一种怒火、憎恶、甚至是恐惧。恐惧自己的种族被代替、更迭。

作为Apes系列的第三部(不知是不是最后一部),这次的切入点与着重点很是用心,就像是行尸走肉(Walking Dead)那样,在经历了人对僵尸/Apes的视觉冲击后,回归对人性的思考与社会架构的质疑。少了些硝烟纷飞的战场,用缓慢、细心、耐心的镜头更多的展示了乱世中的纠葛。肩负了太多的责任与痛苦后,最终我们的Caesar在完成使命之际也沉睡了。

出了影院,已是中午。商场里也恢复了节日的生机。我正好是在一个可以俯瞰的角度,看到男女老少别致的服饰,四周琳琅满目的装饰,小孩把双手交给左右的父母,自己双脚离地腾空而起,喜气洋洋。内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也许给所有人换上Apes的皮肤,这一幕也不会有什么不和谐吧。披了多少层的衣衫,盖了多少层的高楼,带给我们快乐的都是这些原始而不低等的纯粹。


Quotes

Caesar: Why did they shoot you?

Koba: Ape not kill ape.

The Colonel: No matter what you say, eventually you’d replace us. That’s the law of nature. So what would you have done?

Caesar: Maurice was right. I am like Koba.

2017年11月23日 movie


Qihuan Piao

风七

笔名兼游戏内常用名"风七",标准宅男,长居东京。喜好有常、不善言谈,但在这个博客小窝里却是尽其能的大肆抒发阴晴圆缺。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
还有用英语日语写东西,有兴趣的话不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