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60大寿🎂

airplane

今天他老60大寿。想想多年来我也没能陪他过过生日,这次该尽尽孝了。60岁,就一次。从东京飞回沈阳。他一直说,别回来了,破费什么。不过想想,赚钱为了什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试想一下,如果我60岁过生日的时候,也许我也会想看一眼儿女吧。

我有一个远房亲戚,该叫大爷吧。他的孩子是个客机飞行员,工作后就定居在了天津。平时也是很少回沈阳陪他爸爸,过年过节也都不回来。这些年我回国虽然次数不多,但任何亲戚聚会的场合下也从来没见过他。

那位大爷有个习惯,进屋以后就喜欢找靠窗子的地方坐。有一次我妈妈搬家,有落地窗,阳台也很宽。他第一次来拜访的时候就是坐在了靠窗户的沙发上,这时外面一架客机飞过,他站起来望着窗外,再抬起手腕看看表,说:“小昭现在上班,他可能就是在开那家飞机呢。”然后就一直那样翘望着外面那湛蓝的天空出了神…

看到那个背影真觉得心里酸酸的。

这些年,我们这些海外游子背井离乡,越飞越高,却是很少降落,“落叶归根”这个词已经是遥不可及。留下了一位位老人,遥望着天空,将牵挂寄托给那穿越重重雾霾的飞机。


最近读一本书,《Don’t sleep, there are snakes》,讲述了住在亚马逊河流域的少数民族Pirahan的语言、文化、价值观等等。书中介绍,他们的语言中,“儿子”一词的意思是”to come”, “the person that came”。我还真不知道这个该怎么翻译成中文,也许是“归来者”吧。即使不唤,即便推却,“他”,也会回来。

这个倒是也对我此行产生了不大不小的影响。和老爸这些年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对他的老顽童倾向我也是越来越头疼,但争取我也能做一个“归来者”吧。在他需要的时候,能陪在旁边就好。

祝他60岁生日快乐。

2018年4月12日


Qihuan Piao

风七

笔名兼游戏内常用名"风七",标准宅男,长居东京。喜好有常、不善言谈,但在这个博客小窝里却是尽其能的大肆抒发阴晴圆缺。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
还有用英语日语写东西,有兴趣的话不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