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七胡写一通的地方


我是一条虫,却做着一个大侠梦

电影:危城

换了你,你会下跪吗?

最近看电影,发现看的更多的不仅仅是电影本身,而是它所带来的“引子”,思考的种子,反思的镜子。

《危城》,一盘设计绝妙的局,环环相扣,考验了人性也体现了人性,是近期看过的国产片里很出彩很不一样的一部了。

光是这些演员名单:刘青云、古天乐、袁泉、吴京,就已经足够吸引我了。这是一种福分,和自己喜欢的作者、导演以及演员们一起老去、成长并且体验经验的积累带来的变化。在匆忙飞去的时间里,看到这些个“熟悉的老面孔”就好比是抓起了家乡小吃熏肉大饼,握起来热乎,吃起来香乎。

还是说电影吧。这个“局“简单明了,“你“是这个小镇的地保,一家三代下来负责保护这里的宁静。一天一人突然闯了进来开枪杀了三个无辜的村民,众人怒不可遏,欲杀之而后快。这没有错,杀人偿命,可错在你抓“错“了人,这小子是大军阀的儿子,大有当年“我爸是李刚”的气焰。他给你一天时间,你敢动他,或者你不放他,第二天他老爹大军压过来,全村人都得死。你不情愿的肩负起了全村人的性命。

局面就是如此。知道自己小命不保的时候,村民们纷纷向你下跪,求你放下什么所谓的正义与公正,放了那小子,活命更要紧。跟了你三十年的挚交也是老泪众横的说,这一次你得听我的,放了他。你是有家室的,忍心看着老婆孩子死去吗?扫把杆子打不过枪杆子,拿什么斗?人都死了,哪还有什么公义?

换了你,你会怎么做?

更多的就不剧透了。电影本身其实也有很多瑕疵。谈一处小细节引来的思考。

这如果要是放在十几年前,我还是个处世未深的高中生或者大学生的话,意见肯定是一边倒。岂能跪下当懦夫!?无比鄙视那些个没心没肺的村民们。前一秒嚷嚷着当地政法,后一秒就开始唯唯诺诺,简直笑话。电影里估计出于情节需要,村民们的这种转变也并没给什么太多的镜头,就是淡淡的一笔带过。而反观“你”的这些徒弟们,一个个血气方刚,正义炳然,不愧是自己教出来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近读的一本书里提到,往往被派上战场的都是年轻人。爱国心强,正义感强,还有就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包袱“,易被鼓动(操纵)。想想我高中时候看“环球报”,看着“西方列强“依然不断的想方设法阻挠与制裁中国,我是多么的亢奋,恨不得能去战场较量一番。十几年的岁月过去,让我看到了更多,想的更多了。

当看到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男人怯懦的想要投降的时候,我能看到他的纠结,他的顾虑。战争是残酷的,无保障的,自己要是没了,谁来照顾家人?如果我在这低下我那曾经无比尊贵的头颅,便能换来一家老小的平安的话,我还在乎男儿膝下有黄金吗?

这些个葛藤,不是年轻的18岁能那么容易就体会到的。年迈的父亲向强权屈膝,你能看到的只有耻辱而那便是全部。

当然这并不代表投降就是正确的,一味的退缩没法带来真正的平安。在这种艰难的抉择面前,来自家庭的支持与理解是无比的力量,就像电影里展示给我们的那样(赞一下袁泉的演技!)。勇于逆流而上,忠于自己的信仰,才能成就他人所不能。

不是所有人的故事都像电影里那样有个完美的结局,天下间一定有数以万计的“无名氏”忠于自己的理想而不退缩,从此消失。缅怀所有的勇士,愿这些个文字能传递到天上地下。

2016年11月19日 movie

电影:Demolition(崩坏人生)

Demolition,直译为“拆解“。开篇一分钟充分展现了被世间推崇的美妙童话般的婚姻,在进入疲乏期时会是什么样子。失去了激情,两人的对话就仿佛是一方的独白,另一方只是支支吾吾,一耳朵进一耳朵出。就在这乏味的生活片段的下一个瞬间,惊叫,碰撞,巨响,黑幕,失魂。醒来时,她已经走了,去了他界。

她的葬礼上,他一个人躲起来想试着哭泣,这才是一个正常人才有的反应不是吗?为什么我什么都感受不到,是我有毛病吗?短快狠的一幕一幕翻过去,就好比是静静的听着他内心溢出的疑问一样。是的,他并没有因为失去妻子而感到悲伤,而那正是折磨他的地方。

一切都正常,他可以照旧每天5:30起床,跑步,吃饭,梳理打扮的一丝不漏继续工作。除了偶尔会想起与她的一些片段,似乎他本人完好无损,就像是奇迹般的在那场车祸中生还一样,也许是讽刺般的奇迹,同样也没有受到任何伤感的侵袭。

于是他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答案,他不爱她。那为什么当初结婚?"That was easy",这句话就这样从他的"狼心狗肺"里吐了出来。

他逐渐瓦解崩溃,就像是个叛逆的孩子一样,拆解周围的一切东西。冰箱、电脑、咖啡机、电灯、门窗,不断的升级,最后甚至试图开推土机去推掉自己的豪宅。所有我们看起来是疯狂的举动,可能正是一个实感涌现有时差的人内心的呐喊。许多时候连那个人自己都不知道。

追溯到车祸当晚,医院的自动贩卖机却冰冷冷的拒绝了他。他的M&M就那样卡在了里面,他并没有失去理智(暂且),而是拍下编号后写信给自动贩卖机的公司去投诉。不成想一动笔便势不可止,一股脑的把所有的遭遇、该写的不该写的全都灌了进去,还是分数次。突然有一天半夜两点他收到了一封电话,是从那个公司客服那里打来的,确切的说,客服=一个同样有着支离破碎的故事的女人。两人为彼此着迷,一拍即合。仿佛这个新的人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一样,他倾注了所有的心力去追寻那封电话的主人。

可是,昔日妻子的身影却并没有离开,明明应该是不曾记得的光景,不断的重复在他的脑海里播放着。逐渐的他发现了她无处不在,沙发上,厨房里,海滩上,卧室里,旋转木马上,只是,那里的自己总是显得那么的不在意,即便她伸出温暖的双手拥抱着他,他也只是无精打采的看着别的地方。那些个麻木的自己,不断的刺痛着他,那是板上钉钉的过去,无力回天。

"There was love between us, I just didn't take care of it"

向岳父说出了这句憋在心里太久的话以后,他悲伤的像是个强忍泪水的孩童一般眼神变的无比的无助,早已对他恨之入骨的岳父让他坐了下来,听了他最后的愿望。

海滩上,一座他曾经想要拆解的旋转木马耸立了起来。高度绝不比任何高塔,但在他心中,那份沉甸甸的感情,绝对配得起"耸立"这个词。看着孩童们坐在里面开心的旋转着,他终于也笑了出来。

后记:这个影片大概在两年前刚看了预告的时候便放进了“待看列表”里,然后彻底的遗忘。最近在飞机上偶然看了这部电影,后来发现原来是自己当初想看的,这种小小的“偶然”,多少让我觉得自己还是自己,当初想看的,即便后来遗忘了,在另一次邂逅的时候依然做了同样的选择。在变化飞快的环境中,小小的事情让我感到一丝“不变的自己”,是一种欣慰。

2016年10月23日 movie

总之,车开了,从Palo Alto开往旧金山

开头总是不知道该怎么起,总之,车开了,从Palo Alto开往旧金山。

公司的创始人在连续奋战了15年之后,为了给自己"充电",特意从日本大老远搬到了美国西海岸的Palo Alto。问他为何选择这个城市,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答案竟然是简单的一个词:天气。他说因为做Startup你9成以上的时间都是面对失败, 想从低谷里恢复是需要时间的,而在那个时期如果天天下雨,情况会变的非常糟糕,用他的原句就是"毁灭性打击"。"心情受天气影响,这是人类在所难免的本能",他说道。

于是乎,这次十多号人"飞奔"而来,经历了"死亡行军"式的集中开发后熬到了周日终于有了点自由的时间。想想也挺吓人的,每天相处15、16个小时,远比与家人小孩恋人等的时间要多的多。如果非被叫成工作狂的话,恐怕很难辨驳。

来了以后一共叫过两次Uber,司机都不是纯的美国人。什么是纯的美国人,这要是被吐槽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暂且以"美剧里出现的那些人"作为标尺,一次是阿拉伯裔,一次是亚裔,应该没问题吧,称他们为非纯的美国人。尤其是第一次从机场叫Uber的时候,司机的英语我是实在听不懂,本来口音就重,再加上是隔着电话,实在是难以沟通。

题外话,有的时候我为英语母语的人感到悲哀,试想一下,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学说中文,得有多少口音和方言诞生?可能每每听到那些走了音或跑了调的中文的时候心中就会作痛,"我们的中文可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啊。。。"。呵,杞人忧天了吧。

走在街上听着这些纯的美国口音,大感完全和工作时候的英语不一样。已经用英语工作两年半多了吧,和公司里来自世界各地的老外们交流也没什么问题,自信心小小的膨胀了一下,来了以后才知道全世界人说的英语和美国人说的英语有多么的不同。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分贝。这个和国人饱受他国指点的"大嗓门"又不一样,酒吧就不用提了,即便是你走过一家餐厅或者仅仅是路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那种分贝仿佛就像是把你带进了他们的世界。前一秒你还是走在繁杂的街道,下一秒当你掠过店门口的时候,就像是当年的游戏里场景切换了一样,刹那间店里的BGM就轰然而出席卷你猝不及防的两个小耳朵,然后下一秒当你跨出那个范围的时候,又切换回了刚才的繁杂街道的音轨上。以前玩Watch Dog的时候也是走在美国街头,擦肩而过时NPC的对话听的十分清楚,原来实景也是如此。

我的boss本来是英国人后来去了美国住了几年后,不但丢了英国口音而且美音也没吸收进来,变成了一个类似"无政府主义"的口音,实在是有些遗憾。其他同事也都是出身不同,所以整体来说大家的英语都是比较"平"的。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中文只用拼音的"一声"交流一样,少了那些个抑扬顿挫。来到这里开始领教"技能全开"的口音,感觉真是饱含了太多的情感色彩在里面。同样的语言,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大学的时候班里同学提起过,韩语听起来像是跳舞一样,如今我看英语也是同样的感受。兴奋,雀跃,无聊,炫耀,疑惑,逃避,不同的感情色彩都从他们的语言与肢体语言里得到了释放,不管宿主是有意或无意。

车到站了,旧金山,好多名胜景点就下次的时候再说吧,这次只在Google里搜索里一些书店,看看我能否淘到一些魔兽或星际的小说。

2016年9月19日

善光寺的"黑暗深渊"戒坛(お戒壇めぐり)

善光寺坐落在日本长野的北边,从长野车站步行大约30分钟。对于这座城市以及善光寺本身我并无任何了解,即便是去过之后也说不出个详细的所以然,但在善光寺里的一道我戏称为"黑暗深渊"的通道却是格外的印象深刻,是至今为止没有过的体验。

这个通道位于善光寺正殿的地下,全程估计不过100米,走完全程缺可能要花上个两三分钟,至少心里感觉是很漫长的通道。里面用我的家乡话说就是一片"却黑",漆黑一片,名副其实的伸手不见五指。为何人们纷纷要走过这个通道呢?据说在这个通道的尽头处有一个门把,在右手腰间处的高度,在黑暗中找到它便可以去往极乐世界。也有民间说法说是"胎内体验",模拟走在生与死的境界,有些夸张。

我去的时候好在游客并不是很多。刚开始的时候人们还是熙熙攘攘的喧闹着,借助些许从入口处射入的微光,肉眼依然依稀的可以看见前方。不过一处"恰到好处"的拐角一瞬间就改变了一切,空气变的微薄,可以从人群中感到紧张与不安。黑暗笼罩,剥夺了一些光线,孩童的哭啼声骤起,毫不忌讳释放内心的恐惧,这种真正意义上睁开眼睛与否完全失去意义的地方,即便是大人也会有不只一瞬的动摇吧。周遭漆黑,孤立无援,不知出口在何处,明明是向前走了一步却感觉不到有任何变化,仿佛就是不断的在原地打转,这种感觉不就是恐惧与绝望本身吗?

也许这个通道的设计初衷就是如此,是严肃而有寓意的,绝非是任何主题公园里的嬉笑设施。不经历这种黑暗,便不会那么的渴望光明。

p.s. 由于第一次太过于专注于这种奇妙(绝不直言自己怕了)的感受,完全忘记了"任务目标"是寻找那道门把,直到出去以后才意识到,于是又钻进去经历了一次,这次是找到门把了。。。恐怕不会有像我这么马虎的人了吧。

p.p.s. 后来得知全程不过才45米,而且这个通道是7年才开放一次,高峰时期人们会排3小时的队,看来这次自己真的是走运了。

2016年7月31日

一己之力的最高时速

忘了是受了什么的影响,总觉得写成「单车」就比「自行车」更有感觉,有一种潇洒奔放,人在旅途的味道。「骑单车」感觉像是去旅行,而「骑自行车」感觉像是去菜市场。呵纯属鄙人迥异的看法。

一己之力的最高时速

成长过程中一直是叫它"自行车",突然改口总有点扭捏惶恐。

我对自行车的一个理解是,它是一个我作为人类这个种族、靠自己的劲力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的这么一个工具。开车也好,摩托车也罢,已经是在靠"机械引擎"来驱动,更不用提飞机火箭了。而自行车靠的是自己的脚力,你蹬得多快多狠,周遭的景色就会相应的做出回馈,而那清爽的风席卷全身的畅快感是无与伦比的。即便你是坐着飞机以时速900公里"飞驰",如果没有电子版上映出的数字,恐怕你也无法直观的用身体来判断究竟有多快。

有时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能理解为什么那些暴走族总是无端的发出那种刺耳的噪音。虽然摩托车已经是借助机械文明的力量,可依然比坐在车里更有一种自己"驾驭"的实感。即便是周围人的再怎么送出白眼,他们那自我陶醉的神情也是丝毫不减。

既然提到了速度就不得不说说百米赛跑。我在学生时代被短跑折磨的要死,没有任何体育细胞的自己无数次被派上运动会的赛道上充当别人的绿叶,使劲了所有力气依然是勉强逃过倒数第一。不过尽自身全力能达到的最高速度,即便是不及他人,也依然代表着什么。尤其是在你迈出一步的时候觉得下一步可以迈的更快、然后更快、更快的这种感觉,在那种加速度下有那么一刻会感觉到自己完全支配了这个身体,发挥出了几乎100%的潜能。即便最高时速不及自行车,但那种人体合一可能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的、不依赖天分或机械的高度。

不过就像高处不胜寒一样,速度越快代表你可能摔的越疼,这虽可用作比喻但也不是比喻。最后一次骑车的事故,是一次在下坡时因为"大意",与一辆拐弯的车几乎相撞:不是差之毫厘,而是正好多出了那么"毫厘"。是非对错其实在这里并不重要,重点想提的是两点:
其一,一向以为自己行事谨慎,但当速度"起来"的时候有那么一刻竟然会不想刹车,那是一道下坡路-可能也是真正意义上一生中诞生"最高时速"记录的地方-在那酣畅淋漓的冲刺道上忘我的前倾重心而忽视了眼前可能的危险。
其二:在那即将相撞的一瞬本能的尽最大努力避开,仅仅是"毫厘"的接触也足以产生相当大的伤害。于车,于己。那是物理,却像是化学一般的神奇。
(奉劝诸位一定安全第一安全驾驶)


有一位日本朋友在博客里这样写道:"今天教女儿学会了自行车,突然体会到,靠这个技能一下子她的活动范围就扩展了无数倍。以前只是在家周边活动,如今却有可能完全飞出父母所能顾及到的领域。将来等她可以自己坐车坐飞机的时候,恐怕就不会再呆在我们身边了。"

也是这位朋友的这些文字引发了我重新审视自行车的想法。

2016年7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