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七胡写一通的地方


我是一条虫,却做着一个大侠梦

2018年看过的那些电影

反思自己为何成为了商业宣传的俘虏

去年已经过去了。
新年伊始我就甩出了这么一句,逻辑上毫无破绽、实质上毫无意义的废话。😅

2018年,零零散散也是看过不少电影,简单回顾一下。

三部留下印象的作品

movies-i-watched

A Quiet Place(寂静之地)

独特的设定,寂静里的惊悚,有一种别致的压抑感。像林中的那位老人一样,最后这位爸爸也是一声呐喊,喊出了压抑了太久太久的愤恨之情,壮烈地绽放然后凋谢。

与近期的Bird Box(蒙上你的眼)虽然情节上有相似的地方,但我设想了一下,如果同样是在这么个没有天理的世界下人类被肆意的璀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不可以出声,一个是不可以见光,你会选哪个?我觉得至少让我骂几句“苍天啊!!”,我还可以解解恨,如果连那个都不可以,我可能真会疯掉吧。。

只可惜在这个大气都不敢喘的环境下,影院里却有人在嘎吱嘎吱大吃爆米花。。。怪兽第一个就应该把那人叼走。

10 Cloverfield Lane(科洛弗道10号)

悬疑与科幻完美结合。谁是恶人,谁在说谎,天窗外究竟是净土还是乱世。重见天日的时候,面对过去懦弱的自己,你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告白(改编自日本作家凑佳苗的同名小说)

读了原著小说以后无比震撼,忍不住看了真人版电影。大胆的慢镜头把那隐藏在少年心里的邪恶嘴脸毫无保留的一层层撕开。与俗套的片尾不同,这里没有豁然开朗、没有大赦仇敌,探明真相以后的森口老师是毫不留情的彻底击垮害死自己女儿的凶手。这种狠劲,真实、恐怖、毛骨悚然。

电影里独创的一段戏是,老师在漆黑的路灯下走着走着,也许是想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忍不住蹲下来颤抖、咆哮,镇定之后,回归那凶神恶煞的复仇者姿态,继续昂首挺胸的走下去。

这三部是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可以慢慢咀嚼回味的作品。

看过,而已

  • 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碟中谍6:全面瓦解)
  • Deadpool (死侍)
  • Deadpool 2 (死侍2)
  • Crazy Rich Asians(摘金奇缘)
  • Ocean’s 8(瞒天过海:美人计)
  • The Meg(巨齿鲨)
  • The Dark Tower(黑暗塔)
  • Ready Player One(头号玩家)

这里省去无数吐槽。

还我那两小时

  • 神さまの言うとおり(要听神明的话)
  • Illang: The Wolf Brigade (人狼)
  • GTO Drama Special(麻辣教师电影版 GTO 1998年作品)

总结

细数下来,好多看过的电影都是可有可无的。如果不是为了写这篇文章的话好多都已经完全忘记了。百无聊赖的时候可以拿来解解闷,但这么认真一想,多少觉得有点浪费了时间的感觉。当然这是观后感,电影本身就是个娱乐行业,太斤斤计较就变得吹毛求疵了。

But,最不甘心的地方是自己为何当初选择了要看那些电影。

好多都是商业炒作的潜移默化。如今的预告片每家都做得很到位,虽然与实际电影大相径庭,但预告片看了以后还是会勾起人的兴趣。偶然看到的海报,偶尔听到的影评,还可以的IMDB评分(有时甚至中庸或者低分反而刺激我的想看心理),一点点冲洗你我的大脑,久而久之,自己就中套了,成为了Mass media的奴隶。

另外一点就是因为影院只会上映一段时间,造成一种“不能错失良机”的心理。完全是Scarcity(稀缺性)在作祟。如果一个电影整整一年都上映,随时都可以看,人们也不会太当回事。如果说下周末就下架了,对那些稍有兴趣的人来说,会有种无形的催促压力,“错过了就没了”。东京到处可见“期间限定”的牌子,服饰也好、餐饮业的套餐也好,都是在刺激人们的非理性的购物心理。Virtual scarcity是人为的,商业的,专门为刺激消费者而量身定制的。

诚然,确实绝大部分的电影当然是在影院里看会更震撼,但并不代表家里15寸的屏幕就把一部好电影渲染成烂片了。影院下架以后,过一段时间就会有DVD,蓝光,Netflix。若是真心想看的电影,去影院无可是非。但如果你是感受到了那种商业的催促作用而赶往影院的话,大可安心地等待商业风暴过去,一辩真伪。

今年为了不被这种商业手法所影响,决定换一种方式:只看朋友推荐的电影,只看小说里提起的电影。朋友推荐的有质量保证,(即便不完全喜欢)过后还可以深入探讨细节。小说里引申的电影可以提供来龙去脉,更好感受小说人物的心理背景。

自己没事给自己找事,非要用另类的方式约束自己的行为,日语里叫“縛り”。今年自己就是尝试这个“映画縛り”,看看会是什么样子吧。

若有推荐的电影,请留言告知。🙇🏻‍♂️

2019年1月13日 movie

为什么亲戚们聚会谈话都如此无聊?

如题。前些日子回国,正好亲戚们聚一起吃了一顿饭。席间我发现并惊奇——虽然这话这么毫无修饰的说出来有点大逆不道——怎么话题是如此的沉闷无聊?😔

A doggy

说身子腰酸背痛;可以理解嘛,人上岁数都会有的毛病。说谁谁癌症突然一天就走了;唉,节哀顺变。说社会上各种诈骗乌烟瘴气;可得小心啊。说谁家小孩长大了开始臭美了;人家都16岁了该美了。但好像话题绕来绕去也就是这些了,说以前吧那故事也都听过好几遍了,说现在吧就是病情、死亡和社会诈骗,说将来吧就是催你结婚催你生小孩。。。(要么就是看着娇生惯养的熊孩子怎么大闹天宫)

记得小的时候亲戚家串门,那时讲“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我也就是老实坐着吃饭看电视,等有同龄的小朋友来了就一起玩,不记得那时的“大人”都讲些什么。如今自己长大了,发现聚在一起我也依然没什么想要说的,还是老实坐着吃饭看他们讲,同龄的表哥表姐也都在外市外省外国,几年都见不到一次了。

真希望能多讲点当下的,有趣的,open-ended question。不知道是代沟的问题,还是我才是问题,要求太苛刻。我到60岁的时候,还会抱着我20岁时候的往事念念不忘沾沾自喜,在后辈们前面滔滔不绝吗?还是我60岁的日子变的更加精彩,或是情不自禁地去分享我的TIL,或是耐心聆听年轻人的故事、循循善诱呢?

当我老了,我肯定不是一个风流的老人,但我想当一个风趣的老人。

2018年4月24日

Ready Player One(头号玩家)

Ready Player One movie

在看过的各种美国电影里,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先读过原著小说后看电影的。

真没想到这电影能火成这样,因为读小说的时候没觉得有多么的翻天覆般地精彩,凑合吧,读了一遍也就是这个感想,绝不会再读第二遍。

对于我们这些打过游戏的,有着各种网游经验的人来说那VR世界确实很熟悉,但小说里我很反感作者那絮絮叨叨聊美国80年代pop culture的段子,咱没那背景,读也读不懂。在Goodreads上面我有读到一个十分精辟的评语:“nostalgia porn”,这两个词就足以概括这本书有多么的“缠绵”了吧。

回来说电影。视觉效果没差,各种熟悉的和不熟悉的梗,要比小说里更现代多了。坐我旁边的几个老外朋友很是给力,各种梗全懂,从头笑到尾,余下的我和其他在场的日本观众一脸迷茫。

这些都好说,重点我觉得是剧本相比原著改的很体贴、恰当。整体内容当然有压缩,但不失精髓,三个试炼也是有所简化,易懂。最重要的是电影里更侧重于“人性”,想要通关,靠的不只是对美国80年代pop culture的知识,而是要了解Halliday这个人。他的初衷、他的悔恨、他的寄托。

小说里大量的篇幅用来描述人们为了通关疯狂的推敲Halliday喜欢的电影、歌曲、游戏等等,给我一种他“相当宅”的印象以外,对他这个人本身似乎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谢天谢地剧本是把这个改掉,从一个“porn”走向更为正统、大众而不是个性的路线。

值得一看。


突然想起以前打魔兽世界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特务小便”的人。当然“小便”是我给他起的外号,真的ID是叫“小灵”还是什么的忘了,经过我的推广,所有人都叫他小便😂。有一次还真的线下见面了,和游戏里一个样,挺有意思的一段回忆。

2018年4月22日 movie

The Walking Dead(行尸走肉)第八季

the walking dead season 8, Rick vs Negan

赋闲在家,一口气看完了The Walking Dead第八季的下半部。有些感慨,拿来分享与缅怀。

先说说老话吧。这部剧也追了8年了。还记得2010年的那个晚上黑灯瞎火的自己看了第一季的头两集,那真是看得胆战心惊。可能是当时确实拍得用心,也可能是自己如同初生牛犊一样刚进入那行尸走肉的世界,每个僵尸的战斗力都显得无比高大,还是成群结队的,遭遇必死无疑。

8年后的僵尸,主人公们和作为观众的我也早已习以为常。就像是掰一块脆皮烂肉一样,一刀一个,僵尸们早已失去了当年之勇,而剧情的焦点也从在那个末世求生存转为透过每个不一样的大小群体来展现人类的善恶美(当然“恶”更多些)。

那些恶人们都不是生来的恶棍,当年Rick的铁哥们儿Shane,滑铁卢般的Governor,中途简略无数,再到近来的Negan,每个人背后都有一段历史。看他们如何在那个失去了秩序的世界里反抗生存,扼制一部分的人性,放纵另一部分的野性,是我觉得这部戏的精髓所在。科幻作为一个媒介,就像是把照妖镜一样,更直观更丑陋的暴露人的本质。

回到第八季。Negan的登场追溯到第七季,痛失两名大将的Rick队伍先是被彻底摧毁,完全丧失了反抗的念头,纵然想要报仇但也只能做牛做马。而我们看到的也更多的是Negan的专治、残暴与蛮横,以及他手下的Saviors有多么的坚不可摧。

通过两季的时间,Negan背后的故事以及他的统治思想也终于一点点的展现了出来。那看似嗜血的Lucille的“一棒遮天”后面也是有那么一套理论,有那么个系统,绝对的暴力阶梯,而且仿佛还一直都很有效,直到Rick他们的出现。

而Rick为了报仇也已经是走的太远太远,撒谎已然就像放屁一样,面不改色,昂首挺胸。同样暴走了的Morgan在最后一集对Rick说道,“We are worse than we were, me and you. We are.” 已经忘了当时看的字幕是如何翻译的了,如果按我现在的感受来翻的话可能是这样:“我们比以前的我们都人渣,你和我,真的。”

Rick最后和Negan单挑时也是使诈,抛出自己死去的儿子来进行精神打击,伺机使出杀手锏。这样的“英雄”,我们要吗?我们会跟随他的步伐吗?我不知道。

通过这两季,我已经对他们的剧本组失去信心了。线拉的太长,人物太多,每个人的内心蜕变都显得那么的僵硬与突然,上一集里像是三岁小孩一样嚷嚷报仇,下一集里立马就变得通情达理。看三秒就能让人猜透这集里这个人物是什么搞头。而善与恶之间那良心的徘徊也显得单薄,就像是小学里的书本一样弱不禁风。这样单调冗长且缺乏说服力的情节,(动作戏就不用提了…)作为看了整整八个季的人来说,真的是心寒。相比看过的Breaking Bad, Better Call Soul, Fargo, Black Mirror, Westworld等等,都差的不是一截半截。曾经我是拿着纸笔记着精彩片段的时间好来写下那名言警句,如今我双手嗑瓜子一集下来也不觉得要记录什么 😔

不过嘴巴上这么骂,出了第九季估计我还是要跟下去吧…人都想要个了结,无论好坏。新一季的Showrunner也换成了Angela Kang,(虽然也是这部剧的老写手了)希望会有一些新的改变,精彩些吧。

2018年4月18日 tvshow

移动城堡,时光倒流

car

坐在副驾的位置上,望着窗外的夜景,我们载着疲惫的身子驶往居所。已是傍晚时分,万家灯火灯火通明。一首莫文蔚的《阴天》,仿佛一下子就把我带回了学生时代。那时的生活,那时的城市,那时的回忆,那时的痛楚,那时的无力的挣扎,那时的无声的呐喊,全都一同封印在了一首首老歌里。

世界也仿佛随着音乐一同简化了,剩下的只有天上的月亮,地上的公路,眼前流动的汽车,耳边流淌的情歌。明知自己在以时速80公里的速度向前迈进,一道道过往的风景却以更压倒性的风势涌入脑海,吹散了我那逐年构筑起来的层层保护伞,把我的芯就那么赤裸裸地暴露在了那河流里。迫不及防的我起初慌乱万分,但那熟悉的温度瞬间安抚了我,收留了我。也许不用达到相对论里说的那种光速,我们也可以简单地做到让时间倒流,然后尽情的故地重游。

也许这就是那些爱开车兜风的人说的意境吧。在这个简单的世界里,你也不是你,我也不是我,眼前蔓延开来的黑暗里有的只有一个个冒着红光绿光的移动的方块,而我们所处的空间与外界是那么的接近却又是那么的独特,宛如我们得以主宰一切,向左,向右,上一首,下一首。不是速度与激情里的暴力肌肉,我们手握的是速度与回忆。

不经意间我也一起哼了起来,试图更久地依附在那条时缓时急的溪流里,就这样带我去看海吧。

P.s. 感谢在旁边一直认真安全驾驶的小松松同学。

2018年4月15日

老爸60大寿🎂

airplane

今天他老60大寿。想想多年来我也没能陪他过过生日,这次该尽尽孝了。60岁,就一次。从东京飞回沈阳。他一直说,别回来了,破费什么。不过想想,赚钱为了什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试想一下,如果我60岁过生日的时候,也许我也会想看一眼儿女吧。

我有一个远房亲戚,该叫大爷吧。他的孩子是个客机飞行员,工作后就定居在了天津。平时也是很少回沈阳陪他爸爸,过年过节也都不回来。这些年我回国虽然次数不多,但任何亲戚聚会的场合下也从来没见过他。

那位大爷有个习惯,进屋以后就喜欢找靠窗子的地方坐。有一次我妈妈搬家,有落地窗,阳台也很宽。他第一次来拜访的时候就是坐在了靠窗户的沙发上,这时外面一架客机飞过,他站起来望着窗外,再抬起手腕看看表,说:“小昭现在上班,他可能就是在开那家飞机呢。”然后就一直那样翘望着外面那湛蓝的天空出了神…

看到那个背影真觉得心里酸酸的。

这些年,我们这些海外游子背井离乡,越飞越高,却是很少降落,“落叶归根”这个词已经是遥不可及。留下了一位位老人,遥望着天空,将牵挂寄托给那穿越重重雾霾的飞机。


最近读一本书,《Don’t sleep, there are snakes》,讲述了住在亚马逊河流域的少数民族Pirahan的语言、文化、价值观等等。书中介绍,他们的语言中,“儿子”一词的意思是”to come”, “the person that came”。我还真不知道这个该怎么翻译成中文,也许是“归来者”吧。即使不唤,即便推却,“他”,也会回来。

这个倒是也对我此行产生了不大不小的影响。和老爸这些年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对他的老顽童倾向我也是越来越头疼,但争取我也能做一个“归来者”吧。在他需要的时候,能陪在旁边就好。

祝他60岁生日快乐。

2018年4月12日

The Shape of Water(水形物语)

The Shape of Water

五颗星。如果我是学电影的,我可能会把这一部当作王道的教科书来剖析学习。该有的都有了,幽默、严肃、低迷、转折、高潮、人物。十分的精炼,有机会的话真想知道剧本一共改写了多少次才能把所有的元素都拼凑的如此巧妙。

注:以下含剧透

历史年代选择了美苏冷战时期,在那个空气干燥,弹一下火柴盒都可能燃爆一个屋子的紧张年代下,两国都或是明目张胆、或是小心谨慎的试图压倒对方、一家独大。故事就发生在美国的这么一个秘密“实验室”里。一个拥有神奇魔力的海洋生物,一个外表安静内心激昂的哑巴清洁工,一个高傲自大的白人反派,一个爱国者兼科学家的间谍,一个帮你打卡签到的死党,一个晚年危机的老画家室友。这些人在这场冷战的漩涡里或是主动或是被迫的扮演了自己的角色。登场的人物正正好好、不多不少,每个人都起到了推动剧情的作用,同时又有足够的深度来品味这些“小人物”们的悲伤离合。

无疑女主以及其他“正面”角色都很出彩,尤其是那句“He does not know, what I lack… Or - how - I am incomplete”,直插心脏,我也跟着一起全程为他们加油鼓劲,想给那个白人反派一巴掌,但后来通过一些绝不算不多的镜头,我却对他身后的故事,什么导致他成了今天这样子颇感兴趣。

这个白人在所里是嚣张跋扈,就像对号入座一样一上来就说足了各种种族歧视的话语,让人一下子就知道这个是十足的“坏蛋”。他都做了什么?

  • 毒打海洋之神就不用多提了
  • 色诱女主:“你虽然是个哑巴,但是你还是会“出声”对吧?我真想试试看你出什么声“
  • 对俄罗斯的科学家态度嚣张,用“进门要敲门”的policy就是反复整你,目中无人
  • 有一段戏里他们谈到God长什么样。“可能就像我这个样,甚至也可能像你,但应该就是我这样” (看完以后过了太久,这些段子有可能有出入,请多见谅)

就是这么一个你可以恨到骨子里的人,通过他在家里的一段戏以及后来和上级领导的对话,突然就给你另一个角度来审视眼前的这个人。也不知他是可悲、可怜、还是可恨。

看了电影以后特意去找了这个演员Michael Shannon的采访。他提到,他所扮演的这个反派也许就是60年代的美国男人追求的样板:从车子到房子到老婆孩子,一切都追求完美,争强好胜,那种追求带来了物质的回报同时也带来了焦虑。这种人使得美国强大,也使得美国骇人(”makes America great and terrible”)。想要维持那种完美主义,也要为之付出相应的代价。

Machael透露,导演交代给他了这个角色的背景故事,那没有被镜头所拍到的地方:可能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经历了一些严重的打击,导致他对一切都寻求“绝对控制”,绝不要再经历这种噩梦,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电影里的一幕他下班回家,坐下来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远方,只是简单的回应老婆孩子的琐碎的谈话,甚至连做爱时也让要求他老婆不许出声。即便是下了班,你捏看不到他得到那么一分的安宁,总是皱着眉头。也许到了那个境界(或者说是窘境),真正能满足他的只有权力和暴力了吧。

其他人物的故事也都很出彩,就不细细道来了。真的是足够震撼的一部好电影。


无差别列出一些印象深刻的场景和对话:

Strickland - 大反派
Elisa - 哑巴女主
Giles - 邻室老头

Strickland : [to himself in the mirror] You deliver. You deliver, that’s what you do, you deliver. Right? RIGHT?
Strickland : I do not fail. I deliver.

Strickland : [to Elisa] What’d you say to me?
Elisa : [in sign language] F - U - C - K
Strickland : What is she saying?
Elisa : Y - O - U

Giles: [interpreting Elisa] When he looks at me, the way he looks at me… He does not know, what I lack… Or - how - I am incomplete. He sees me, for what I - am, as I am. He’s happy - to see me. Every time. Every day. Now, I can either save him… or let him die

Giles: We can do nothing! I’m sorry! But this, this, this is just - Oh God, it’s not even human. God!
[Elisa follows Giles into the hallway and hits the wall to get his attention]
Giles: What?
Elisa: [in sign language] If we / do nothing / neither are we.

(以下是靠自己记的,在IMDB也找不到…)
当俄罗斯科学家被命令毒杀海洋神,他据理力争:”We have so much to learn”
Boss回应:”No, we make sure the Americans do not learn.”

还有他和同胞的接头。开始嫌对暗号啰嗦,最后他说全了,却被同胞抛弃了。


另外这部电影,或者说是导演Guillermo del Toro一贯的拍摄手法是不用科幻片里常看到的绿色屏幕,所有的场景都是真实的,演两栖人的演员是穿着那来量身定做的“鱼皮”来实地拍摄。

2018年4月08日 movie

母语情感的飘离错位

a man on a boat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就要离开就职六年半的公司了。正好也已经工作了10年多了,趁这个机会给自己放个长假,休整休整,备战下一季。

本来还是想按照套路写点影评,不过想想难得的机会,自己跑到深山老林里过了几天隐居的日子以后,触景生情,今天就写点不着边的话。


当时开这个博客主要是为了积攒点写程序的心得,后来逐渐转型成日语、英语的写作,最后顺带着也终于开了中文。可是长久以来一直不知道什么“适合”用中文来写。

平时上班英语,下班日语,人生的每个角落里似乎已经被“外语”所占领。有的时候自己甩出一句脏话竟然都不是中文了,搞得我心情很是复杂。不知何时开始,即便是用中文写日记也会夹带着各种英文(而且还不是专业术语)。以前小的时候看港台的电视剧,觉得那种中英参杂的感觉怪怪的,什么“李sir”啊之类的,洋味十足。没想到不知觉间自己也染上了。

比如像是这样子:

“职场上的故事都是发生在英语的context下,当我联想起那些故事以及牵连的emotion,那段旁白就自然也是用英语在脑海里回放,落笔后发现通篇英文。”

上文的“context”和“emotion”,也许可以用“环境”、“脉络”以及“情绪”或“情感”来代替,但第一候补(这个词其实也是来自日语),第一反应蹦出来的却是英文。

不是我想炫耀什么,环境真的对很多东西都有潜移默化的影响。长期的置身海外,外语提高了自然是件好事,可是相反的,有时觉得自己飘离母语越来越远了。写着写着经常纳闷,“诶?是这么说来着吗?”


我有一个马来西亚的华人朋友,他有分享过他的故事给我。在他的老家滨城,参杂着华语、马来语、英语、印度语等等。从小他从父母那学了中文(普通话),一点点他妈妈的广东话和爸爸的客家话,在学校学习马来语(官方语言)和英语和中文。小学用中文学了数理化,中学后要用马来语接着学,大学后是接力用英语学。这样看似没什么不好,可他却有着一个烦恼:自己的“绝对母语”究竟是什么?这五种语言混在一起,导致他联想一个句子的时候会自然的从另一个语言里借来一些词。在他离开老家后,要付出很大努力来“净化”、“纯化”一些语言,舍弃一些语言。

相比他的“无绝对母语论”的身世,我好歹算是好过一点。即便我是出身朝鲜族,到高中为止一直上的朝鲜族学校,至少感情上我一直认为中文是我的母语,虽然那个时候学校“正式”教授汉语是从小学二年级开始。(我甚至不知道这个中文课在普通的汉族学校里叫什么?也叫“汉语”吗?还是“国语”?)


所以这个博客里我坚持用中文写一些影评的一个原因也是为了维系我与母语的微弱的纽带。飞机上选择看中文烂片,(明知是烂片还要看),除了怀旧,也是为了补给一些老家的声音。偶尔在东京的大街上听到一句熟悉又亲切的东北话,都要回头施以温暖的目光(当然不会让对方察觉到),老乡见老乡,我自己心里泪汪汪。

到了这个岁数,又是身在海外,能遇到一个能敞开心怀的人的几率本来就小,更别提是用自己母语的了。即便英语日语讲的再怎么好,我也不觉得我能让对方理解什么是“江湖”,怎样解释“身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怎样解释“行侠仗义、劫富济贫”的潇洒?更不用提那些点穴、降龙十八掌、乾坤大挪移和情花毒的奥妙了。能文绉绉的翻译孙燕姿的“爱情证书”和“天黑黑”的歌词,但又怎样才能传述封印在一行行里的情怀呢?

这就是一个海外游子的母语情感的飘离错位吧。

2018年4月03日 随笔

猩球崛起3(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观后感

猩球崛起3 War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追到第三部了。
在出差的飞机上正好有上映,两次都忍住那小屏幕的诱惑,特意“大手笔”的在休息日的早上九点(还是冒着大雨)赶到影院,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第三部的世界里。

平时嘈杂的大商场今早却是一片寂静。通往三楼的电梯都还被围栏封锁着,零零散散有几个人俯首坐在舒软的沙发椅上,那情形像极了当年高中生的我们熬夜打了一晚游戏,第二天颓废潦倒的样子。

进了三号厅,放下行李,把今世俗世的种种思绪抛之脑后,与银屏里的士兵一起踮着脚跨进了Apes的丛林里。

有了前两部片子的铺垫,这次没有笔墨那种人类对峙Apes的决战场面,影片转而侧重描写了Caesar的内心世界。向往和平、但求独立的信念如何被人类的杀戮与同类的背叛一点点的击溃。被复仇溢满了的情绪如何宣泄,与旧日仇敌之间那清晰明了的分界线也开始变的模糊。谁是谁非,越来越难以定夺。

作为整个Apes的领袖,他的地位毋庸置疑,“人人”对他俯首屈膝。当他孤胆英雄独闯虎穴,欲为家人报仇雪恨的时候,那位上校一针见血的戳中了他的软穴:你现在杀了我一个人,我的手下会善罢甘休吗?关在笼子里的你那些族人又会捞到什么下场?私仇与大义、纤细与勇猛,双刃剑永远伴随着Caesar。

那个世界里有种不知名的疾病在蔓延。染病的人类失去了语言,失去了智慧而轮化为Primitive的生物:低等、原始。而雪上加霜的是,这种“天灾”却是对Apes的福音,仿佛上天把人类的语言与智慧拖拽到了Apes那一边,仿佛后者从人类手中“掠夺”走了智慧的结晶一样。

不知是因为失去了语言能力所以变为原始,还是那病毒本身就可以把人类逼到绝路。那上校临终前的痛苦的眼神,无论他想诉说什么,张开嘴巴,发出来的也只是些沙哑空洞的“声音”,仅此而已了。

这段让我联想起了Arrival,也是间接讲述语言学与智慧的关联。人类的思想通过语言来表达、扩散,同时思维模式也受制于语言的特征。常听说,学习外语会给你另一双眼睛来看这个世界。近视、远视;俯瞰、仰卧。包括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是,所有的这些只言片语先是在内心里形成,咀嚼、筛选、封装过后才会出现在如今读着文章的你的眼睛里、大脑里。若是这种能力突然被周边的“低等生物”抽走了,即便它们是无害的,这种反差也许就会像是片中的上校一样,被转化为一种怒火、憎恶、甚至是恐惧。恐惧自己的种族被代替、更迭。

作为Apes系列的第三部(不知是不是最后一部),这次的切入点与着重点很是用心,就像是行尸走肉(Walking Dead)那样,在经历了人对僵尸/Apes的视觉冲击后,回归对人性的思考与社会架构的质疑。少了些硝烟纷飞的战场,用缓慢、细心、耐心的镜头更多的展示了乱世中的纠葛。肩负了太多的责任与痛苦后,最终我们的Caesar在完成使命之际也沉睡了。

出了影院,已是中午。商场里也恢复了节日的生机。我正好是在一个可以俯瞰的角度,看到男女老少别致的服饰,四周琳琅满目的装饰,小孩把双手交给左右的父母,自己双脚离地腾空而起,喜气洋洋。内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也许给所有人换上Apes的皮肤,这一幕也不会有什么不和谐吧。披了多少层的衣衫,盖了多少层的高楼,带给我们快乐的都是这些原始而不低等的纯粹。


Quotes

Caesar: Why did they shoot you?

Koba: Ape not kill ape.

The Colonel: No matter what you say, eventually you’d replace us. That’s the law of nature. So what would you have done?

Caesar: Maurice was right. I am like Koba.

2017年11月23日 movie

短评:攻壳机动队、异星觉醒、血战钢锯岭

前言:一切都是剧透,施主自重。


今年在看过的大部分电影都是在天上看的。

这个写出来感觉既有歧义又显嚣张,但确实是这样。。。几次远道的出差,一次就是来回25个小时的飞机,不看电影实在撑不住。加上在“地上”(平时)的时候很少有那个看电影的气氛(不是没时间),所以这句“在天上看的”是实打实的真人真事。

每次看完电影都想写点什么,不然的话脑海里自己打开的那个“环”就像总也没合上一样,强迫症般的挥之不去。其结果就是越攒越多(因为懒都没有去写),大脑记忆层溢出,先给这次旅程前半段看的散步电影写几句短评吧。

Ghost in the Shell(攻壳机动队)

Ghost in the shell

原版的动画我是没看完的,尝试过两次,始终对主角的那身“行装”抱有意见所以没能坚持看完。电影里也是一样,视觉上怎么看都觉得尴尬。既然是机械的身子,何不弄的酷一点。

最后的boss也有点倒胃口,那么大个集团的头头,只动用了一个蜘蛛坦克和直升机,这就是浑身解术了吗。。?

但剧情我还是挺喜欢多,简单明了。女主那冰冷的眼神与傲人的行姿很好的演出了她被“造出来”的原本意图,针对单一目标的半人半机械的军事武器。

听到周围日本同事说为什么不是日本演员来演,这个原作我没看过不敢多言,不过至少电影里是给了个很好的交代。为了彻底抹杀女主的过去,不但捏造了记忆,连整个脸型也是改的彻头彻尾,这种反差就是为了强调“公司”有多么的丧心病狂。

留下印象的台词:

最后那一幕女主和”前世“母亲一起来到墓地的一句,“You don’t have to come here again.” 还是很感人。

“We cling to memories as if they define us. But what we do defines us.”

“My name is Major Mira Killian, and I give my consent.”

(这根本就不是短评嘛。。。)

Life(异星觉醒)

movie - life 2017

这也是在IMDB上被骂的很惨的一部电影。难道我有化烂片为传奇的能力(至少是对自己)?观后感还是平淡不加盐的那一句,还好啊。。。

似乎是所有人都在喷剧情不符合逻辑,宇航员缺乏职业素养,在危机面前丧失判断能力等等。
怎么说呢,虽说是精英里的精英才有资格被派到外太空寻找外星生物,虽说是有训练过什么情况下该如何处理,但毕竟他们不是士兵。士兵的训练是通过大量的练习来构造一个自然条件反射,发现目标,瞄准击毙,目的是临场时不需要再自问良心,我杀人对还是不对。这些科学家们和宇航员们即便是指令上收到过训练,但肯定不是主打的功课。看到同伴死亡能不抓狂的人能有多少,肯定是凤毛麟角。

所以我觉得用我们观众无比客观冷静的视觉来质疑“当事人”的判断能力,多少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真是自己的朋友被外星生物给挟持,而自己又有机会拯救他的时候,你是明哲保身的想着地球上的千万生灵,还是奋不顾身的去救眼前生命正在凋零的朋友?

留下印象的台词:

Miranda: “I know what I feel is not rational, not scientific. I feel hate. I feel pure, fucking hate for that thing.”

Hacksaw Ridge(血战钢锯岭)

Hacksaw_Ridge_poster

能在那个环境下还能坚持住自己的信仰的人才是真正的汉子。(说好的短评来了)

2017年9月26日 mov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