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七胡写一通的地方


我是一条虫,却做着一个大侠梦

猩球崛起3(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观后感

猩球崛起3 War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追到第三部了。
在出差的飞机上正好有上映,两次都忍住那小屏幕的诱惑,特意“大手笔”的在休息日的早上九点(还是冒着大雨)赶到影院,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第三部的世界里。

平时嘈杂的大商场今早却是一片寂静。通往三楼的电梯都还被围栏封锁着,零零散散有几个人俯首坐在舒软的沙发椅上,那情形像极了当年高中生的我们熬夜打了一晚游戏,第二天颓废潦倒的样子。

进了三号厅,放下行李,把今世俗世的种种思绪抛之脑后,与银屏里的士兵一起踮着脚跨进了Apes的丛林里。

有了前两部片子的铺垫,这次没有笔墨那种人类对峙Apes的决战场面,影片转而侧重描写了Caesar的内心世界。向往和平、但求独立的信念如何被人类的杀戮与同类的背叛一点点的击溃。被复仇溢满了的情绪如何宣泄,与旧日仇敌之间那清晰明了的分界线也开始变的模糊。谁是谁非,越来越难以定夺。

作为整个Apes的领袖,他的地位毋庸置疑,“人人”对他俯首屈膝。当他孤胆英雄独闯虎穴,欲为家人报仇雪恨的时候,那位上校一针见血的戳中了他的软穴:你现在杀了我一个人,我的手下会善罢甘休吗?关在笼子里的你那些族人又会捞到什么下场?私仇与大义、纤细与勇猛,双刃剑永远伴随着Caesar。

那个世界里有种不知名的疾病在蔓延。染病的人类失去了语言,失去了智慧而轮化为Primitive的生物:低等、原始。而雪上加霜的是,这种“天灾”却是对Apes的福音,仿佛上天把人类的语言与智慧拖拽到了Apes那一边,仿佛后者从人类手中“掠夺”走了智慧的结晶一样。

不知是因为失去了语言能力所以变为原始,还是那病毒本身就可以把人类逼到绝路。那上校临终前的痛苦的眼神,无论他想诉说什么,张开嘴巴,发出来的也只是些沙哑空洞的“声音”,仅此而已了。

这段让我联想起了Arrival,也是间接讲述语言学与智慧的关联。人类的思想通过语言来表达、扩散,同时思维模式也受制于语言的特征。常听说,学习外语会给你另一双眼睛来看这个世界。近视、远视;俯瞰、仰卧。包括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是,所有的这些只言片语先是在内心里形成,咀嚼、筛选、封装过后才会出现在如今读着文章的你的眼睛里、大脑里。若是这种能力突然被周边的“低等生物”抽走了,即便它们是无害的,这种反差也许就会像是片中的上校一样,被转化为一种怒火、憎恶、甚至是恐惧。恐惧自己的种族被代替、更迭。

作为Apes系列的第三部(不知是不是最后一部),这次的切入点与着重点很是用心,就像是行尸走肉(Walking Dead)那样,在经历了人对僵尸/Apes的视觉冲击后,回归对人性的思考与社会架构的质疑。少了些硝烟纷飞的战场,用缓慢、细心、耐心的镜头更多的展示了乱世中的纠葛。肩负了太多的责任与痛苦后,最终我们的Caesar在完成使命之际也沉睡了。

出了影院,已是中午。商场里也恢复了节日的生机。我正好是在一个可以俯瞰的角度,看到男女老少别致的服饰,四周琳琅满目的装饰,小孩把双手交给左右的父母,自己双脚离地腾空而起,喜气洋洋。内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也许给所有人换上Apes的皮肤,这一幕也不会有什么不和谐吧。披了多少层的衣衫,盖了多少层的高楼,带给我们快乐的都是这些原始而不低等的纯粹。


Quotes

Caesar: Why did they shoot you?

Koba: Ape not kill ape.

The Colonel: No matter what you say, eventually you’d replace us. That’s the law of nature. So what would you have done?

Caesar: Maurice was right. I am like Koba.

2017年11月23日 movie

短评:攻壳机动队、异星觉醒、血战钢锯岭

前言:一切都是剧透,施主自重。


今年在看过的大部分电影都是在天上看的。

这个写出来感觉既有歧义又显嚣张,但确实是这样。。。几次远道的出差,一次就是来回25个小时的飞机,不看电影实在撑不住。加上在“地上”(平时)的时候很少有那个看电影的气氛(不是没时间),所以这句“在天上看的”是实打实的真人真事。

每次看完电影都想写点什么,不然的话脑海里自己打开的那个“环”就像总也没合上一样,强迫症般的挥之不去。其结果就是越攒越多(因为懒都没有去写),大脑记忆层溢出,先给这次旅程前半段看的散步电影写几句短评吧。

Ghost in the Shell(攻壳机动队)

Ghost in the shell

原版的动画我是没看完的,尝试过两次,始终对主角的那身“行装”抱有意见所以没能坚持看完。电影里也是一样,视觉上怎么看都觉得尴尬。既然是机械的身子,何不弄的酷一点。

最后的boss也有点倒胃口,那么大个集团的头头,只动用了一个蜘蛛坦克和直升机,这就是浑身解术了吗。。?

但剧情我还是挺喜欢多,简单明了。女主那冰冷的眼神与傲人的行姿很好的演出了她被“造出来”的原本意图,针对单一目标的半人半机械的军事武器。

听到周围日本同事说为什么不是日本演员来演,这个原作我没看过不敢多言,不过至少电影里是给了个很好的交代。为了彻底抹杀女主的过去,不但捏造了记忆,连整个脸型也是改的彻头彻尾,这种反差就是为了强调“公司”有多么的丧心病狂。

留下印象的台词:

最后那一幕女主和”前世“母亲一起来到墓地的一句,“You don’t have to come here again.” 还是很感人。

“We cling to memories as if they define us. But what we do defines us.”

“My name is Major Mira Killian, and I give my consent.”

(这根本就不是短评嘛。。。)

Life(异星觉醒)

movie - life 2017

这也是在IMDB上被骂的很惨的一部电影。难道我有化烂片为传奇的能力(至少是对自己)?观后感还是平淡不加盐的那一句,还好啊。。。

似乎是所有人都在喷剧情不符合逻辑,宇航员缺乏职业素养,在危机面前丧失判断能力等等。
怎么说呢,虽说是精英里的精英才有资格被派到外太空寻找外星生物,虽说是有训练过什么情况下该如何处理,但毕竟他们不是士兵。士兵的训练是通过大量的练习来构造一个自然条件反射,发现目标,瞄准击毙,目的是临场时不需要再自问良心,我杀人对还是不对。这些科学家们和宇航员们即便是指令上收到过训练,但肯定不是主打的功课。看到同伴死亡能不抓狂的人能有多少,肯定是凤毛麟角。

所以我觉得用我们观众无比客观冷静的视觉来质疑“当事人”的判断能力,多少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真是自己的朋友被外星生物给挟持,而自己又有机会拯救他的时候,你是明哲保身的想着地球上的千万生灵,还是奋不顾身的去救眼前生命正在凋零的朋友?

留下印象的台词:

Miranda: “I know what I feel is not rational, not scientific. I feel hate. I feel pure, fucking hate for that thing.”

Hacksaw Ridge(血战钢锯岭)

Hacksaw_Ridge_poster

能在那个环境下还能坚持住自己的信仰的人才是真正的汉子。(说好的短评来了)

2017年9月26日 movie

电影《长城》观后感

movie_the_greatl_wall

其实个人觉得还是算蛮好看的,纯看电影本身的话。
国内的评论基本是一边倒,国外貌似是两极化,好的说好,烂的说烂。

能让自己投入一个半小时,中间可以乐呵乐呵,之后可以揣摩一些电影中的细节的话,我觉得就已经达到看电影的目的了。《长城》在这个意义上,在我这算是过关了。

视觉上,即便说不上是“盛宴”,各类冷兵器、投石机、五色军的行装打扮算是满足了我对那个时代攻城与守城战的幻想,毕竟当年的《三国演义》是绝对拍不出这个水准的。算是一饱眼福了吧。

“女子跳水队”让我联想起了进击的巨人,那种借着重力冲下去的气势真是壮观。只是鉴于饕餮小怪的弹跳力,咱们自己跳下去扎人家怎么看都像是送死啊。。。(还有饕餮怎么看都像是星际争霸里的zergling。。。)

当然,剧情是不太经得起推敲的,毕竟剧本也不是国人写的,一股浓浓的好莱坞味,其实倒也蛮好。Tovar的演员Pedro Pascal出演过《Narcos》,正好我是前不久刚在Netflix上看完,倍感亲切。总之是一个十分逗乐的角色,同时也是衬托出Matt Damon饰演的William内心纠葛的重要人物。

其实抱着一个宽容的心态去看,电影想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我推荐去看看Matt Damon的拜访。他有说道:

“He doesn't really fight for a flag, he fights for anybody who pays him."

"He's confronted with this army that basically challenges his whole life. It causes this real storm... in William where he just can no longer go around the world just being out for himself. He wants to belong to something bigger.”

作为佣兵四处流浪,偷窃、欺诈、杀戮,这并不是William真正想要过的生活,只是他只能过那样的生活。当看到眼前的这支军队舍己为人,为了大义牺牲小我的行动中,他那本就拥有却一直刻意抑制着的正义感与归属感爆发,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想做一件事情,不是为钱主,而是为自己。

可Tovar看不下去了。

"You think they see you as some kind of hero? A man of virtue? Maybe you can fool them, but I know what you are. You know what you are. A thief, a liar, and a killer. You can never undo things you have done. And you will never be anything."

两个人演出了这两个角色该有的故事。Tovar很直白的表达了他的态度:这些年一起,你我都知道对方有多少分量,都是干过伤天害理、背信弃义的事情的。在这被别人捧几句就想当英雄了?贼就是贼。

”I've been a fool, I'm done with it.“ 而这个则是William的回答。

所以这段戏,还是很有味道的。两人之间究竟是几年的交情,并没有交代。但可以看出两人战场上的默契、台下的幽默、分歧时的怒火以及最后抉择时的情谊。
这是故事的核心,其实至于咱们的长城、军队、饕餮、皇宫,都只是提供context。长城可以是宇宙上的一个人类基地,禁军可以驻扎的防守部队,饕餮可以是任何外星怪物,但主线仍旧成立:浪人想要个归宿,被认可,被尊重,不当棋子,更不当弃子。

至于遗憾的地方:

  • 完全看不出是张艺谋的作品(个人观点),也许是剧情上受限吧。。。
  • 刘德华、张涵予、彭于晏等等,哪个拿出来都是撑得起华语作品的人,在这里却是像无名小贩一样的在打酱油,可惜了,太可惜了
  • 而至于景甜,就演技而言,太过一般了。一个打小就在禁军里习武长大的人,我可能会期待这个角色更凌厉、更决绝一些。想想《卧虎藏龙》里的章子怡,眉目间透露出的那股劲道,真是不敢比

  • IMBD: http://www.imdb.com/title/tt2034800/

  • 豆瓣: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6982558/

  • Youtube采访:

2017年4月26日 movie

写在进击的巨人第二期开始前

四年了,终于熬到了进击的巨人第二期。昨晚(2017年4月1日)于电视上首播,Netflix本应该是今天12点开始提供,可惜迟迟不到货,坐等烦心,觉得不如随便写点什么。

当初都忘了是怎样接触到的这部作品,也许是因为太火了所以走在路上自然会感受到它的热度。看了第一集就欲罢不能,之后每周晚上坐在电视前盼着新一集上映。一路跟着エレン的愤怒与呐喊,ミカサ的秀丽与执着,仿佛自己就是活在那个世界一样。当看到エレン堵住了城门迎来人类第一次胜利的时候,心中涌起的那种雀跃是那么的神秘又兴奋,像是压抑了许久的什么东西也随之一起爆发喷涌了一样。当看到リヴァイ班被女巨人一一砍死捏死踩死的时候,我们目瞪口呆,那结尾的死寂,那个夜晚,那种颤栗,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成为一生的记忆。

四年前,还记得当时询问了班上的同事,他说下一集起码要等个两年,还是乐观了讲。本想坚持自己“动画起始动画结”的立场,终究熬不住开始捡起了漫画看。一口气买了十几本追了上来,才知道原来漫画是四月一出,当看完了最新连载后,又是下一轮的苦等四个月。一年只能享受到三次这种看漫画的喜悦,但也值得等待。

一部绝顶作品,无论是小说也好,漫画也好,影视类作品也好,总是能够深深的留下一个痕迹。而且不仅仅是那个作品本身,还会连带着“那个时代的自己”,一起完好的封印起来。对于平时已经不写日记的现代人来讲,这是一个绝佳的“记忆载体”。你可能记不得所有,但这个载体总是会勾起你特定场合的回忆,那时,那地,那人,那物。

呼,刚好,下午2点,写完发现Netflix已更新。第二期,开始!

2017年4月02日

电影:危城

换了你,你会下跪吗?

最近看电影,发现看的更多的不仅仅是电影本身,而是它所带来的“引子”,思考的种子,反思的镜子。

《危城》,一盘设计绝妙的局,环环相扣,考验了人性也体现了人性,是近期看过的国产片里很出彩很不一样的一部了。

光是这些演员名单:刘青云、古天乐、袁泉、吴京,就已经足够吸引我了。这是一种福分,和自己喜欢的作者、导演以及演员们一起老去、成长并且体验经验的积累带来的变化。在匆忙飞去的时间里,看到这些个“熟悉的老面孔”就好比是抓起了家乡小吃熏肉大饼,握起来热乎,吃起来香乎。

还是说电影吧。这个“局“简单明了,“你“是这个小镇的地保,一家三代下来负责保护这里的宁静。一天一人突然闯了进来开枪杀了三个无辜的村民,众人怒不可遏,欲杀之而后快。这没有错,杀人偿命,可错在你抓“错“了人,这小子是大军阀的儿子,大有当年“我爸是李刚”的气焰。他给你一天时间,你敢动他,或者你不放他,第二天他老爹大军压过来,全村人都得死。你不情愿的肩负起了全村人的性命。

局面就是如此。知道自己小命不保的时候,村民们纷纷向你下跪,求你放下什么所谓的正义与公正,放了那小子,活命更要紧。跟了你三十年的挚交也是老泪众横的说,这一次你得听我的,放了他。你是有家室的,忍心看着老婆孩子死去吗?扫把杆子打不过枪杆子,拿什么斗?人都死了,哪还有什么公义?

换了你,你会怎么做?

更多的就不剧透了。电影本身其实也有很多瑕疵。谈一处小细节引来的思考。

这如果要是放在十几年前,我还是个处世未深的高中生或者大学生的话,意见肯定是一边倒。岂能跪下当懦夫!?无比鄙视那些个没心没肺的村民们。前一秒嚷嚷着当地政法,后一秒就开始唯唯诺诺,简直笑话。电影里估计出于情节需要,村民们的这种转变也并没给什么太多的镜头,就是淡淡的一笔带过。而反观“你”的这些徒弟们,一个个血气方刚,正义炳然,不愧是自己教出来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近读的一本书里提到,往往被派上战场的都是年轻人。爱国心强,正义感强,还有就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包袱“,易被鼓动(操纵)。想想我高中时候看“环球报”,看着“西方列强“依然不断的想方设法阻挠与制裁中国,我是多么的亢奋,恨不得能去战场较量一番。十几年的岁月过去,让我看到了更多,想的更多了。

当看到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男人怯懦的想要投降的时候,我能看到他的纠结,他的顾虑。战争是残酷的,无保障的,自己要是没了,谁来照顾家人?如果我在这低下我那曾经无比尊贵的头颅,便能换来一家老小的平安的话,我还在乎男儿膝下有黄金吗?

这些个葛藤,不是年轻的18岁能那么容易就体会到的。年迈的父亲向强权屈膝,你能看到的只有耻辱而那便是全部。

当然这并不代表投降就是正确的,一味的退缩没法带来真正的平安。在这种艰难的抉择面前,来自家庭的支持与理解是无比的力量,就像电影里展示给我们的那样(赞一下袁泉的演技!)。勇于逆流而上,忠于自己的信仰,才能成就他人所不能。

不是所有人的故事都像电影里那样有个完美的结局,天下间一定有数以万计的“无名氏”忠于自己的理想而不退缩,从此消失。缅怀所有的勇士,愿这些个文字能传递到天上地下。

2016年11月19日 movie

电影:Demolition(崩坏人生)

Demolition,直译为“拆解“。开篇一分钟充分展现了被世间推崇的美妙童话般的婚姻,在进入疲乏期时会是什么样子。失去了激情,两人的对话就仿佛是一方的独白,另一方只是支支吾吾,一耳朵进一耳朵出。就在这乏味的生活片段的下一个瞬间,惊叫,碰撞,巨响,黑幕,失魂。醒来时,她已经走了,去了他界。

她的葬礼上,他一个人躲起来想试着哭泣,这才是一个正常人才有的反应不是吗?为什么我什么都感受不到,是我有毛病吗?短快狠的一幕一幕翻过去,就好比是静静的听着他内心溢出的疑问一样。是的,他并没有因为失去妻子而感到悲伤,而那正是折磨他的地方。

一切都正常,他可以照旧每天5:30起床,跑步,吃饭,梳理打扮的一丝不漏继续工作。除了偶尔会想起与她的一些片段,似乎他本人完好无损,就像是奇迹般的在那场车祸中生还一样,也许是讽刺般的奇迹,同样也没有受到任何伤感的侵袭。

于是他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答案,他不爱她。那为什么当初结婚?"That was easy",这句话就这样从他的"狼心狗肺"里吐了出来。

他逐渐瓦解崩溃,就像是个叛逆的孩子一样,拆解周围的一切东西。冰箱、电脑、咖啡机、电灯、门窗,不断的升级,最后甚至试图开推土机去推掉自己的豪宅。所有我们看起来是疯狂的举动,可能正是一个实感涌现有时差的人内心的呐喊。许多时候连那个人自己都不知道。

追溯到车祸当晚,医院的自动贩卖机却冰冷冷的拒绝了他。他的M&M就那样卡在了里面,他并没有失去理智(暂且),而是拍下编号后写信给自动贩卖机的公司去投诉。不成想一动笔便势不可止,一股脑的把所有的遭遇、该写的不该写的全都灌了进去,还是分数次。突然有一天半夜两点他收到了一封电话,是从那个公司客服那里打来的,确切的说,客服=一个同样有着支离破碎的故事的女人。两人为彼此着迷,一拍即合。仿佛这个新的人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一样,他倾注了所有的心力去追寻那封电话的主人。

可是,昔日妻子的身影却并没有离开,明明应该是不曾记得的光景,不断的重复在他的脑海里播放着。逐渐的他发现了她无处不在,沙发上,厨房里,海滩上,卧室里,旋转木马上,只是,那里的自己总是显得那么的不在意,即便她伸出温暖的双手拥抱着他,他也只是无精打采的看着别的地方。那些个麻木的自己,不断的刺痛着他,那是板上钉钉的过去,无力回天。

"There was love between us, I just didn't take care of it"

向岳父说出了这句憋在心里太久的话以后,他悲伤的像是个强忍泪水的孩童一般眼神变的无比的无助,早已对他恨之入骨的岳父让他坐了下来,听了他最后的愿望。

海滩上,一座他曾经想要拆解的旋转木马耸立了起来。高度绝不比任何高塔,但在他心中,那份沉甸甸的感情,绝对配得起"耸立"这个词。看着孩童们坐在里面开心的旋转着,他终于也笑了出来。

后记:这个影片大概在两年前刚看了预告的时候便放进了“待看列表”里,然后彻底的遗忘。最近在飞机上偶然看了这部电影,后来发现原来是自己当初想看的,这种小小的“偶然”,多少让我觉得自己还是自己,当初想看的,即便后来遗忘了,在另一次邂逅的时候依然做了同样的选择。在变化飞快的环境中,小小的事情让我感到一丝“不变的自己”,是一种欣慰。

2016年10月23日 movie

总之,车开了,从Palo Alto开往旧金山

开头总是不知道该怎么起,总之,车开了,从Palo Alto开往旧金山。

公司的创始人在连续奋战了15年之后,为了给自己"充电",特意从日本大老远搬到了美国西海岸的Palo Alto。问他为何选择这个城市,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答案竟然是简单的一个词:天气。他说因为做Startup你9成以上的时间都是面对失败, 想从低谷里恢复是需要时间的,而在那个时期如果天天下雨,情况会变的非常糟糕,用他的原句就是"毁灭性打击"。"心情受天气影响,这是人类在所难免的本能",他说道。

于是乎,这次十多号人"飞奔"而来,经历了"死亡行军"式的集中开发后熬到了周日终于有了点自由的时间。想想也挺吓人的,每天相处15、16个小时,远比与家人小孩恋人等的时间要多的多。如果非被叫成工作狂的话,恐怕很难辨驳。

来了以后一共叫过两次Uber,司机都不是纯的美国人。什么是纯的美国人,这要是被吐槽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暂且以"美剧里出现的那些人"作为标尺,一次是阿拉伯裔,一次是亚裔,应该没问题吧,称他们为非纯的美国人。尤其是第一次从机场叫Uber的时候,司机的英语我是实在听不懂,本来口音就重,再加上是隔着电话,实在是难以沟通。

题外话,有的时候我为英语母语的人感到悲哀,试想一下,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学说中文,得有多少口音和方言诞生?可能每每听到那些走了音或跑了调的中文的时候心中就会作痛,"我们的中文可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啊。。。"。呵,杞人忧天了吧。

走在街上听着这些纯的美国口音,大感完全和工作时候的英语不一样。已经用英语工作两年半多了吧,和公司里来自世界各地的老外们交流也没什么问题,自信心小小的膨胀了一下,来了以后才知道全世界人说的英语和美国人说的英语有多么的不同。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分贝。这个和国人饱受他国指点的"大嗓门"又不一样,酒吧就不用提了,即便是你走过一家餐厅或者仅仅是路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那种分贝仿佛就像是把你带进了他们的世界。前一秒你还是走在繁杂的街道,下一秒当你掠过店门口的时候,就像是当年的游戏里场景切换了一样,刹那间店里的BGM就轰然而出席卷你猝不及防的两个小耳朵,然后下一秒当你跨出那个范围的时候,又切换回了刚才的繁杂街道的音轨上。以前玩Watch Dog的时候也是走在美国街头,擦肩而过时NPC的对话听的十分清楚,原来实景也是如此。

我的boss本来是英国人后来去了美国住了几年后,不但丢了英国口音而且美音也没吸收进来,变成了一个类似"无政府主义"的口音,实在是有些遗憾。其他同事也都是出身不同,所以整体来说大家的英语都是比较"平"的。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中文只用拼音的"一声"交流一样,少了那些个抑扬顿挫。来到这里开始领教"技能全开"的口音,感觉真是饱含了太多的情感色彩在里面。同样的语言,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大学的时候班里同学提起过,韩语听起来像是跳舞一样,如今我看英语也是同样的感受。兴奋,雀跃,无聊,炫耀,疑惑,逃避,不同的感情色彩都从他们的语言与肢体语言里得到了释放,不管宿主是有意或无意。

车到站了,旧金山,好多名胜景点就下次的时候再说吧,这次只在Google里搜索里一些书店,看看我能否淘到一些魔兽或星际的小说。

2016年9月19日

善光寺的"黑暗深渊"戒坛(お戒壇めぐり)

善光寺坐落在日本长野的北边,从长野车站步行大约30分钟。对于这座城市以及善光寺本身我并无任何了解,即便是去过之后也说不出个详细的所以然,但在善光寺里的一道我戏称为"黑暗深渊"的通道却是格外的印象深刻,是至今为止没有过的体验。

这个通道位于善光寺正殿的地下,全程估计不过100米,走完全程缺可能要花上个两三分钟,至少心里感觉是很漫长的通道。里面用我的家乡话说就是一片"却黑",漆黑一片,名副其实的伸手不见五指。为何人们纷纷要走过这个通道呢?据说在这个通道的尽头处有一个门把,在右手腰间处的高度,在黑暗中找到它便可以去往极乐世界。也有民间说法说是"胎内体验",模拟走在生与死的境界,有些夸张。

我去的时候好在游客并不是很多。刚开始的时候人们还是熙熙攘攘的喧闹着,借助些许从入口处射入的微光,肉眼依然依稀的可以看见前方。不过一处"恰到好处"的拐角一瞬间就改变了一切,空气变的微薄,可以从人群中感到紧张与不安。黑暗笼罩,剥夺了一些光线,孩童的哭啼声骤起,毫不忌讳释放内心的恐惧,这种真正意义上睁开眼睛与否完全失去意义的地方,即便是大人也会有不只一瞬的动摇吧。周遭漆黑,孤立无援,不知出口在何处,明明是向前走了一步却感觉不到有任何变化,仿佛就是不断的在原地打转,这种感觉不就是恐惧与绝望本身吗?

也许这个通道的设计初衷就是如此,是严肃而有寓意的,绝非是任何主题公园里的嬉笑设施。不经历这种黑暗,便不会那么的渴望光明。

p.s. 由于第一次太过于专注于这种奇妙(绝不直言自己怕了)的感受,完全忘记了"任务目标"是寻找那道门把,直到出去以后才意识到,于是又钻进去经历了一次,这次是找到门把了。。。恐怕不会有像我这么马虎的人了吧。

p.p.s. 后来得知全程不过才45米,而且这个通道是7年才开放一次,高峰时期人们会排3小时的队,看来这次自己真的是走运了。

2016年7月31日

一己之力的最高时速

忘了是受了什么的影响,总觉得写成「单车」就比「自行车」更有感觉,有一种潇洒奔放,人在旅途的味道。「骑单车」感觉像是去旅行,而「骑自行车」感觉像是去菜市场。呵纯属鄙人迥异的看法。

一己之力的最高时速

成长过程中一直是叫它"自行车",突然改口总有点扭捏惶恐。

我对自行车的一个理解是,它是一个我作为人类这个种族、靠自己的劲力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的这么一个工具。开车也好,摩托车也罢,已经是在靠"机械引擎"来驱动,更不用提飞机火箭了。而自行车靠的是自己的脚力,你蹬得多快多狠,周遭的景色就会相应的做出回馈,而那清爽的风席卷全身的畅快感是无与伦比的。即便你是坐着飞机以时速900公里"飞驰",如果没有电子版上映出的数字,恐怕你也无法直观的用身体来判断究竟有多快。

有时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能理解为什么那些暴走族总是无端的发出那种刺耳的噪音。虽然摩托车已经是借助机械文明的力量,可依然比坐在车里更有一种自己"驾驭"的实感。即便是周围人的再怎么送出白眼,他们那自我陶醉的神情也是丝毫不减。

既然提到了速度就不得不说说百米赛跑。我在学生时代被短跑折磨的要死,没有任何体育细胞的自己无数次被派上运动会的赛道上充当别人的绿叶,使劲了所有力气依然是勉强逃过倒数第一。不过尽自身全力能达到的最高速度,即便是不及他人,也依然代表着什么。尤其是在你迈出一步的时候觉得下一步可以迈的更快、然后更快、更快的这种感觉,在那种加速度下有那么一刻会感觉到自己完全支配了这个身体,发挥出了几乎100%的潜能。即便最高时速不及自行车,但那种人体合一可能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的、不依赖天分或机械的高度。

不过就像高处不胜寒一样,速度越快代表你可能摔的越疼,这虽可用作比喻但也不是比喻。最后一次骑车的事故,是一次在下坡时因为"大意",与一辆拐弯的车几乎相撞:不是差之毫厘,而是正好多出了那么"毫厘"。是非对错其实在这里并不重要,重点想提的是两点:
其一,一向以为自己行事谨慎,但当速度"起来"的时候有那么一刻竟然会不想刹车,那是一道下坡路-可能也是真正意义上一生中诞生"最高时速"记录的地方-在那酣畅淋漓的冲刺道上忘我的前倾重心而忽视了眼前可能的危险。
其二:在那即将相撞的一瞬本能的尽最大努力避开,仅仅是"毫厘"的接触也足以产生相当大的伤害。于车,于己。那是物理,却像是化学一般的神奇。
(奉劝诸位一定安全第一安全驾驶)


有一位日本朋友在博客里这样写道:"今天教女儿学会了自行车,突然体会到,靠这个技能一下子她的活动范围就扩展了无数倍。以前只是在家周边活动,如今却有可能完全飞出父母所能顾及到的领域。将来等她可以自己坐车坐飞机的时候,恐怕就不会再呆在我们身边了。"

也是这位朋友的这些文字引发了我重新审视自行车的想法。

2016年7月18日

魔兽电影,以及关联小说

期盼已久的魔兽电影终于登陆东京这个对魔兽完全不感冒的土地了。

周五特意请了一天假去看了首映,别说,大白天的竟然影院的上座率不错。除了夫妇、情侣、老外、我国同胞外,竟然还有只身一人的女生。。Blizzard的群众基础打得不错。

我早在一星期前就在网上订好了票,坐在了最中央的位置。自认这是最佳spot,不禁想起了The Big Bang Theory里面Sheldon有次在电影院里每个位置上坐一下发一个怪声来判断哪处音效最到位的情景。

电影的剧情就不详细透露了。只是和原版的魔兽争霸以及魔兽世界相比,有很多出入的地方。但对于我等暴雪迷来说也算是饱了眼福吧,古尔丹那浑身萦绕着绿色气焰的造型实在是够霸气,同时也很邪气。里面也有经典的鱼人叫声(murloc),片尾跳演员列表的时候也是贴心的放出了魔兽世界登陆界面的背景音乐,倍感亲切。

只是觉得影片太短,而魔兽的世界太大,当然是没有足够的篇幅来细细描述出兽人入侵艾泽拉斯的来龙去脉。而我心爱的部落像是只会冲锋的弱智,而杜隆坦(Durotan)这位霜狼酋长内心的纠葛--是该遵循还是兽人传统、为了保护氏族而被迫做出不情愿的选择等等--恐怕也只有在小说里才能得到更好的诠释了。

p.s. "For the Horde!", "For the Alliance!"这个我们十分熟悉的口号,是在2014年的Blizzcon里同两边的部落以及联盟"观众"们一起录制的。场面十分辉煌。

下面简短的说说电影关联的小说。

电影的时代背景是发生在兽人入侵艾泽拉斯,也就是第一次大战的时期。这个时期的原版小说为如下(按阅读顺序):

  • 《部落的崛起》(Rise of the Horde),为什么兽人要入侵艾泽拉斯
  • 《最后的守望者》(The Last Guardian),麦迪文以及其学徒卡迦丝还有洛萨的故事
  • 《黑暗之潮》(Tides of Darkness),部落与联盟正式开战

另外还有一部专门为了电影而写的小说,算是前序。

  • 《杜隆坦》(Warcraft: Durotan)

该书对人物的描述十分细腻。兽人的传统以及氏族狩猎生活,信奉的萨满教是如何遵循自然守恒,一切曾是那么的和谐。但当星球衰落,自己的人民吃一顿是一顿的时候,酋长是如何对待古尔丹伸出的诱惑的"条件",是生存面前尊严毫无意义,还是该坚守死去的父亲以及氏族里来的坚忍精神。一个领袖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只是因为他有太多的顾虑,要顾虑太多的人,想找到万全之策,哪怕那是看似多么的不可能。

虽然这本小说里的剧情多处有悖"正史",就当是另一个世界线上的故事吧。就像Christie Golden这位老牌魔兽小说作者说的那样,"Durotan is the movie's version. Some similarities, some differences. All characters true to themselves though!"

出处:https://twitter.com/ChristieGolden/status/713098273649594368

2016年7月10日 movie, Warcraft